• 喇叭
  • 尊敬的用户:欢迎光临!本站为天富招商官网。天富主管24小时在线招商,想了解天富代理待遇请加微信或QQ。祝大家天天中大奖、财元滚滚。

    • 微信

      QQ:2121212

    • qq

      微信:2121212

  • ie

    永久网址:www.2121212.cc

    • 天富注册
    • 天富注册
    • 天富登录
    天富

    天富平台

           天富为台湾捷豹集团旗下,于2017年巨资强力打造的全新品牌。拥有合法经营牌照,正规经营,公平公正,24小时在线客服协助会员、代理解决一切问题。
           本站为天富招商官网,天富永久招代理,原先在天富注册的新老会员、代理都可以联系天富平台主管申请为总代理,直属。了解详情待遇请加QQ或微信。

  • 天富登录
  • 【天富平台】《又见奈良》关注遗孤群体

      抗日战争期间,大量日本人来华作战或屯垦,日本战败后,这些日本军民的后代很多遭到遗弃,被中国家庭收养,这群人被称为“日本遗孤”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随着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,许多遗孤归国,这其中就包括陈慧明的养女丽华。2005年,许久未收到养女回信的陈奶奶忍不住思念,远赴日本奈良,在二代遗孤小泽和退休警察一雄的帮助下踏上漫漫寻人之旅……

      这是电影《又见奈良》讲述的故事,也是青年导演鹏飞的第三部作品。这个颇为沉重的题材在他的处理下不仅丝毫不沉闷,还充满了生活趣味和轻盈风格,对历史、亲情、孤独等话题也有不少人文表达。该片由吴彦姝、英泽、国村隼等主演,3月19日上映。

    【天富平台】《又见奈良》关注遗孤群体

      遗孤题材打动日本名导

      2018年,鹏飞的上一部电影《米花之味》在奈良国际电影节拿到观众选择奖。奈良电影节有个传统,每年都会在几位获奖导演中挑选一位,资助他在奈良拍摄一部电影,并得到电影节主席、日本著名导演河濑直美的监制。

      “当时我们一共四位导演拿奖,除了我,还有一个日本导演,一个葡萄牙的,一个智利的,要求我们在两个星期内各写出一份故事大纲,由电影节决定最后拍谁的。”鹏飞回忆,当他得知要在日本拍电影时,便打定主意要拍一部反战题材。至于从什么视角切入,他思考了很久,也向身边的人打听请教,突然之间,日本战后遗孤这一群体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鹏飞赶紧开始查素材、看书了解他们的故事。

      “有一本书给我印象最深,是一个记者对遗孤中国养父母的采访,问他们的愿望是什么,大多数养父母的回答都是:我想去日本看看我的孩子,如果找不到我的孩子的话,至少我能看看他们的故乡是什么样子。”这个回答让鹏飞大为感动,“但其实很少有中国养父母真正去了日本,所以我想用电影圆他们一个梦,写一个中国母亲去日本寻找孩子的故事。”故事大纲交上去后,河濑直美表示非常喜欢,鹏飞得到了这次拍摄机会。

      幽默桥段来源采风体验

      故事大纲只有七八千字,仅仅是个骨架,离血肉丰满的剧本还差得很远。为了写出扎实动人的故事,鹏飞开始了在奈良8个月的采风。先体验生活,然后从中寻找、积累素材,写成剧本,这是鹏飞一贯的创作办法。当年拍《米花之味》时,鹏飞曾在云南的傣族村寨里住了一年,酝酿出极具生活气息和民族风情的剧本。

      “那8个月我就去认识这些遗孤,跟他们成为朋友,然后参加他们的扭秧歌、去他们家包饺子,有时候去看看他们工作的地方。慢慢地他们就跟你熟了,会跟你讲一些事情。”在此过程中,鹏飞会顺手把一些他觉得有意思或很触动的内容记在手机备忘录里,逐步积累起素材。

      战后遗孤本是个沉重的历史题材,但《又见奈良》却将其处理得举重若轻,片中很多自然轻灵的幽默桥段都来自鹏飞的采风体验。比如,有一次他去一位遗孤家,意外发现他们家的电视机里居然在放《乡村爱情故事》,鹏飞一开始还以为他们看的是网络电视,后来一问才知道,这户人用的是从中国城买的“大锅”(卫星电视接收器)。“在奈良,只要看见哪户人家屋外面有‘大锅’,这户肯定是中国人,进去能吃到酸菜。”鹏飞笑言。

      就连片中陈奶奶假装晕倒、骗过救护人员这种有点夸张的情节,也是来自采访的真实经历。当时,鹏飞在村子里逛,有人跟他说,下午有个品酒会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去了之后一看,场子里全是老头老太太,喝得哈哈大笑,门口就停着一辆救护车。过了一会儿,一阵骚动,担架抬出来一个喝倒的人,被救护车拉走。

      正式写作剧本时,鹏飞把这些素材都写在黑板上,盯着看,放一个适合故事的音乐,然后开始筛选组织素材。有了前期的积淀,《又见奈良》的剧本两个星期就写完了。

      自创沟通手势 “神速”拍完电影

      至于影片的拍摄时间,前前后后总共才花了19天。拍摄周期如此之短,还是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与日本本土工作人员合作,鹏飞坦言,他连“觉得头大”的时间都没有,只能争分夺秒赶时间。每晚拍摄结束后,不管他有多累,都会带着副导演和翻译去找摄影指导,把第二天的分镜头做出来,细化到哪个对白到哪个对白是什么机位。